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鲜血染红的党费 他托付给了战友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19-07-09 09:54:34 】 【 来源:双彩网app法治报 】

63年前,韩成祥在保卫雷马屏农场的战斗中英勇牺牲

  

鲜血染红的党费 他托付给了战友

  

1.jpg


2.jpg

青年民警向烈士敬献鲜花 雷马屏监狱供图

  

3.jpg

敬上一壶老家的烈酒

  

  本报全媒体记者 赵文

  

  山峦叠翠、山路崎岖,在庄严的雷马屏监狱民警陵园里,从河北赶来的63岁的韩花荣“见”到了失去联系60多年的父亲——烈士韩成祥。手轻轻抚过墓碑上黑白的照片,韩花荣已泣不成声,她掏出身上的白色方巾,蹲下身来,一边从上到下仔细擦拭着父亲的墓碑,一边哽咽说着:“父亲,女儿带着儿孙来看您了……”

  

  牺牲63年,烈士韩成祥终于与亲人“团圆”。63年前的1956年6月26日,韩成祥在雷马屏农场(雷马屏监狱前身)的平叛自卫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32岁。

  

  一抔黄土

  

  伴你在异乡长眠

  

  今年6月26日,韩花荣和妹妹韩梅花、韩金鱼,女儿王鑫等人在雷马屏监狱民警带领下,来到雷波县西宁镇雷马屏监狱民警陵园。伴随着庄严的《献花曲》,韩花荣一家和监狱青年民警抬着花圈和挽联拾阶而上,来到了韩成祥烈士的墓碑前。

  

  看着墓碑上父亲的黑白照片,韩花荣一家人泣不成声。韩花荣用白色方巾仔细擦拭着父亲的墓碑;韩梅花手捧从家乡带来的黄土,她一边走一边轻撒,用黄土将墓碑圈在中心;韩金鱼跟随其后,将故乡的清水倒在地上,画成一个圆,也将墓碑圈在中心;家人们依次为韩成祥倒上一杯家乡的烈酒。“我们从老家带来了黄土、清水和烈酒,希望家乡的水土能够陪伴外公。”王鑫说。“找到父亲,是爷爷奶奶深埋的心愿。今天,我们找到了父亲,家里四代人的心结终于了却。”韩花荣说。

  

  一场血战

  

  生命永远定格在32岁

  

  韩成祥出生在河北涉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4年1月,韩成祥自愿入伍,自此参加战斗无数,英雄杀敌,两次光荣负伤,屡立战功。1952年,一大批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红军、老八路和革命战士响应党的号召,挺进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他们拓荒、修路、搭建房屋,创建雷马屏农场。韩成祥便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于1953年进入雷马屏农场的。

  

  1956年,凉山地区开始实施彻底废除奴隶制度的民主改革,这场声势浩大的改革触动了极少数反动奴隶主的利益。在国民党残余势力的挑唆下,他们公然发动大规模武装叛乱,雷马屏农场也遭到叛匪的侵扰袭击。

  

  1956年6月25日,雷马屏农场驻二支队前线指挥部得到可靠情报,叛匪300余人,带着200余支枪纠集在一起,企图攻打雷马屏农场芋儿坝分队。农场平叛自卫武装指挥部决定:立即组织驻扎在二支队的两个自卫武装班火速赶往做好增援准备。听到消息后,作为武装班班长的韩成祥主动请战。

  

  6月25日晚上7点,韩成祥带着武装班同志连夜出发,赶往20多公里之外的芋儿坝分队。同志们星夜狂奔、翻山越岭、披荆斩棘,4个多小时后,终于赶在敌人前面到达芋儿坝分队。由于力量不足,监狱采取坚固的防守政策。6月26日凌晨4时,叛匪蜂拥般从老林中窜进分队,一面点火烧房、抢猪、抢粮,一面向干部住处打排子枪,封锁干部居住区。韩成祥不顾个人安危,趁着叛匪枪声的间隙,迅速冲出去,端起冲锋枪向叛匪射击,吸引敌人火力,掩护同志们冲出来。“当时,敌人被打退了,躲藏在分队坎下的苞谷地里。韩成祥示意我们不要动,他独自上前侦查敌情。他趴在一个坟包观察敌情,土包下面有一个叛匪,向他开枪。”2019年6月27日,韩成祥生前战友马洪安回忆了63年前的“芋儿坝之战”。由于是夜间作战,大家没有及时发现韩成祥受伤。战斗激烈地进行着,监狱方猛烈还击,叛匪们逃进了芋儿坝河边的山林中。这时,大家才发现韩成祥受了重伤。“他声音很微弱地说,我有一个未婚妻,告诉她,我对不起她。韩成祥左手捂住伤口,右手吃力地从上衣包里掏出被鲜血染红的全部‘家产’。”说到这里,马洪安哽咽了,“韩成祥说,这里有100元党费,请交给组织,表达我……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牺牲了。”89岁的老人抹了抹眼睛,已说不出话来。

  

  一个使命

  

  让异乡牺牲的亲人“回家”

  

  “伯父去世后不久,家里接到一个从双彩网app寄来的包裹,里面有伯父的军功章、部分生活用品,还有一封信……”6月27日,王鑫代表韩花荣讲述了60多年来一家人寻找韩成祥的艰辛过程。

  

  一年多以后,韩成祥去世的消息没能瞒住父母。“记不清有多少次,我看见奶奶躲在角落里偷偷的流泪、哭泣……奶奶去世后不久,爷爷的身体也不好了,他疯狂地思念儿子,想去找他。有一天,爷爷跑出去5天才被家里人找到。”讲述的过程里,王鑫几度哽咽,泪如雨下。

  

  后来,韩成祥的档案资料被人骗走,家里人只知道他在双彩网app牺牲了,成了一名烈士。

  

  韩家人没有忘记自己的亲人。“外公一直很惦记他的哥哥,他不希望哥哥后继无人,所以在去世前将我大舅和我母亲过继给了成祥外公。”王鑫说。

  

  寻找韩成祥,也就成了韩家几代人的使命。2018年11月,王鑫在一篇关于雷马屏监狱的新闻报道上看到了外公的名字和简要事迹。“里面说他来自河北涉县,只有32岁,这些都和外公的信息符合。”她将新闻报道分享到家里的微信群。“当时家里就炸开了锅。家里长辈都认定:这就是我的成祥外公。”

  

  王鑫和雷马屏监狱取得了联系。双方通过比对资料和照片,发现报道里的韩成祥正是王鑫一家寻找多年的亲人。

  

  6月27日,雷马屏监狱政委曾智将韩成祥烈士的履历表复印件交给了韩花荣,并将监狱编撰的记录有韩成祥烈士光辉事迹的《时代先锋》图书赠送给了韩花荣一家。


编辑:潘红
热点专题

双彩网app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1 双彩网app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